<address id="vcj1k"><track id="vcj1k"><acronym id="vcj1k"></acronym></track></address><nav id="vcj1k"></nav>

  • <bdo id="vcj1k"></bdo>
  • <form id="vcj1k"><listing id="vcj1k"></listing></form>

    <form id="vcj1k"><nobr id="vcj1k"></nobr></form>

    1. <optgroup id="vcj1k"><strong id="vcj1k"></strong></optgroup>
      <thead id="vcj1k"><listing id="vcj1k"></listing></thead>

        <nav id="vcj1k"><strong id="vcj1k"><label id="vcj1k"></label></strong></nav><progress id="vcj1k"><tt id="vcj1k"><samp id="vcj1k"></samp></tt></progress>
        <nav id="vcj1k"><cite id="vcj1k"><del id="vcj1k"></del></cite></nav>

        蕎麥——故鄉的特產(史慶友)

        摘要:撥面條可是一種美食。小時候,吃頓撥面條是一個夢。因為那時候每口人一年也就分十來斤蕎麥,平日里不來客人誰家也舍不得吃。

        蕎麥——故鄉的特產

        文圖/文化信使 史慶友(遼寧阜新)

          故鄉有無數種美食,真的想全記下來。但太多了,不可能,只能將我認為好吃的東西記下來,留給后人。一位偉人說:“民族的就是世界的。”我想撥面條就是民族的。

          在幾十年前,一位同事曾以《香噴噴的撥刀面》為題寫過散文,發表于本地報刊上,家鄉的美食也因此聞名。

          撥面條可是一種美食。小時候,吃頓撥面條是一個夢。因為那時候每口人一年也就分十來斤蕎麥,平日里不來客人誰家也舍不得吃。

          蕎麥是一種很有特色的植物,喜歡生長在沙質土壤中,生長期間降雨量不能超過200毫米,雨大了將停止生長,甚至是顆粒不收。我小時候最早學會的謎語就是關于蕎麥的:紅梗綠葉開白花,五方六月才種它。三塊小瓦,蓋個小房,里面住著個白姑娘。這些,是蕎麥的真實寫照。但蕎麥由于生育期短,種植要求條件高,產量低,農民都不喜歡種。不過蕎麥面好吃,蕎麥皮是上等的枕頭填充物,特別是蕎麥面的撥面條兒,別有風味,農民為了嘗鮮還是要種的,如今在我家鄉的市場上,新鮮的蕎麥面1斤已經是4斤白面的價格了。

          關于蕎麥的故事有好多,但我感覺“三片瓦”的故事更有趣。

          相傳在很久以前,一對貧苦的農民夫婦,住在一間又低又窄的茅屋里,茅屋上只蓋著三片瓦,所以人們都稱他們為“三片瓦家”。三片瓦家雖然窮,卻養了三個漂亮姑娘,大姑娘大麥,小姑娘小麥,二姑娘蕎麥。

          大麥和小麥,高高興興地嫁給了兩個莊稼人,成家立業,男耕女織,日子過得熱火。只有二姑娘蕎麥,跟大姐小妹不一樣,小姐的身子丫環的命,人懶,什么活也不干,什么苦也吃不了,還愛吃香的穿好的,整天對著鏡子梳妝打扮,喜歡頭上戴一朵小白花。父母把她許給一個叫“苦得”的莊稼漢。蕎麥嫌人家生得不體面,人老實,打心眼里瞧不起。

          村子里有個壞小子叫“寒露”,終日游手好閑,拈花惹草。一日在地里遇見蕎麥,甜言蜜語,勾勾搭搭,從此二人眉來眼去,暗中幽會。蕎麥學會了幾句詩文,就更看不起大姐小妹。父母一提“苦得”,便頂撞父母。反正不愿和“苦得”成親。

          在“寒露”千方百計的勾引下,蕎麥姑娘懷孕了。這在當時可是天大的丑事。蕎麥急著跟“寒露”成親以遮丑。“寒露”卻說門不當、戶不對,丟了“蕎麥”另尋新歡。

          蕎麥羞愧難言,不想活在人世。父母從中安慰,姐妹來勸說。蕎麥回心轉意,情愿嫁給莊稼漢“苦得”。

          偏巧那一年天旱地裂,禾苗干枯。急于出嫁的蕎麥,請媒人到“苦得”家求婚。媒人回來說,只要有一線希望,也不娶蕎麥為妻。

          蕎麥聽了此話,眼淚只好往肚里流,知道都怪自己,是自作自受。再看大姐小妹,都是夫妻恩愛,自己失身“寒露”,身敗名裂。還有啥臉活在人世!不如一死了事,就給“苦得”寫了絕命詩:

          家住三片瓦,出身在貧家。小時愛穿紅,長大戴白花。書生寒露把我害,死后不怨爹和媽。

          夜里,蕎麥姑娘將詩藏在袖筒里,朝著三片瓦的茅屋拜了又拜,來到白天“苦得”干活的地方,長跪不起,嗚咽泣哭,吐血而死!

          第二天,“苦得”來到地頭,看到蕎麥姑娘已經氣絕,在她的身體四周,長出了許多紅桿桿、綠葉葉、開白花的草。他可從來沒見過,以為是蕎麥變成的,所以把它叫作蕎麥。

          “寒露”聽說蕎麥姑娘死在地頭,也念往日之情,跑去看望。他剛走到蕎麥跟前,那蕎麥結的黑籽就唰唰地落了下來。

          從此以后,人們就把蕎麥當作莊稼來種,下種時間比谷子、玉米遲好多日子也沒關系。又不擇地、耐旱。但必須在寒露到來前收割,要不就落到了地里。所以民間有“蕎麥不過寒露”的說法。

          雖然蕎麥產量低,但經家鄉父老兄弟的精心耕種,每年都有一個好收成,特別是用碾子碾出的蕎麥面,做出的撥面條有一種特殊的地方風味。

          撥面條做起來簡單。就是將碾子壓的蕎麥面用涼水和好后,在面板上搟成一尺寬、一寸厚的餅,用專用的撥面刀,擠壓切砍于滾開的沸水中,漂起就用筷子挑入碗中,拌鹵子食用。

          蕎麥面撥面條清新可口,做鹵子的原料有好多種。但只有用農家大醬缸里的紅咸菜、加少許瘦肉做出的鹵子最有一番風味。記得一位省城來的客人第一次吃撥面條,小伙子血氣方剛,爭強好勝,一次吃了3大碗,邊吃邊叫好,結果一下子撐著了,接下來3頓沒吃飯。

          家鄉撥面條的美味,走到哪兒也忘不了!

        小鏈接
          史慶友,今日朝陽網文化信使。遼寧省阜新蒙古族自治縣舊廟鎮政府退休公務員,朝陽農學院畢業,省、市、縣三級作家協會會員;市、縣詩詞學會會員,高級畜牧師。多年堅持寫作,作品充滿濃郁的鄉土氣息和文化內涵。有作品發表于《遼寧日報》等媒體。出版了散文集《心語》《心曲》,分別獲蒙古貞文學獎、阜新文學獎。攝影作品《村頭》在市委宣傳部主辦的攝影展中榮獲一等獎。在網絡上發表作品200萬字,多次參加網絡征文并獲獎。

        [編輯 冠群]

        【本網聲明】


        網站首頁
        欧美精品videoss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