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vcj1k"><track id="vcj1k"><acronym id="vcj1k"></acronym></track></address><nav id="vcj1k"></nav>

  • <bdo id="vcj1k"></bdo>
  • <form id="vcj1k"><listing id="vcj1k"></listing></form>

    <form id="vcj1k"><nobr id="vcj1k"></nobr></form>

    1. <optgroup id="vcj1k"><strong id="vcj1k"></strong></optgroup>
      <thead id="vcj1k"><listing id="vcj1k"></listing></thead>

        <nav id="vcj1k"><strong id="vcj1k"><label id="vcj1k"></label></strong></nav><progress id="vcj1k"><tt id="vcj1k"><samp id="vcj1k"></samp></tt></progress>
        <nav id="vcj1k"><cite id="vcj1k"><del id="vcj1k"></del></cite></nav>

        《苦難輝煌》175(金一南)

        摘要:兩大主力紅軍剛剛會師的時候,紅軍總兵力達十余萬,士氣高昂。四方面軍主力正位于岷江兩岸,可隨時向東向北出動。而敵人主力,薛岳部尚在川西,北面的胡宗南也尚未完成全部集結。川軍屢遭損失,也士氣低落。

        “一南金文”專欄

          長期身處和平年代,極易使人在樂享生活、爭名逐利、心浮氣躁、得過且過的狀態中慵懶倦怠,放松警惕,消弭斗志,忘卻初心,淡漠使命,弱化擔當。作為負責任的網絡媒體,極有必要重復吶喊“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

          金一南,國防大學戰略研究所所長,少將軍銜,博士生導師。是一位勤勉自強、才華橫溢、著作等身、影響深遠的軍中俊杰、愛國學者。其作品以說理透徹、恢宏大氣、振聾發聵而著稱,獨具提神醒腦、救贖靈魂、正心正念之功效。

          為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為警示當代、鼓舞民志,更為啟迪后世、昭告未來,經請示將軍同意,本網編委會決定于2020年3月12日開啟“一南金文”專欄。愿借將軍力作,爆燃民族精神之火,積極踐行“導引群心、朝向太陽”理念。

          敬請各位網友多多轉發,助力公益善舉,共襄復興偉業。

        苦難輝煌

        文/金一南

        第十四章 福兮禍所伏

          工農紅軍戰史中最興奮的會師,卻演化為最嚴重的分裂。毛澤東一生中,三個9月9日深深嵌入生命。閻錫山的講話成了陜北有塊根據地的通知。陜北根據地也搞起了肅反。歷史最無情。歷史也最有情,徐海東、劉志丹都對中國革命立下大功。

        第二節  毛澤東的三個9月9(一)

          兩大主力紅軍剛剛會師的時候,紅軍總兵力達十余萬,士氣高昂。四方面軍主力正位于岷江兩岸,可隨時向東向北出動。而敵人主力,薛岳部尚在川西,北面的胡宗南也尚未完成全部集結。川軍屢遭損失,也士氣低落。

          面對這種局面,《紅星報》以《偉大的會合》發表社論,稱這次會合“是歷史上空前偉大的事件,是決定中國蘇維埃運動今后發展的事件”,“是五次戰役以來最大的勝利”,“是中國蘇維埃運動新的大開展的基點”;毛澤東、周恩來、朱德、張聞天聯名致電張國燾、徐向前、陳昌浩:“中國蘇維埃運動兩大主力的會合,創造了中國革命歷史上的新紀錄,展開了中國革命新的階段,使我們的敵人帝國主義國民黨驚惶戰栗。”

          誰能想到前面等待他們的,是一個前所未有的分裂局面呢?

          外界正在發生巨大變化。王明在莫斯科為中共代表團草擬一致抗日的《八一宣言》。法肯豪森在南京為蔣介石草擬抵抗日本的《應付時局對策》。和外界失去一切聯系的工農紅軍,仍然在以相當一部分精力清算過去。

          7月21日至22日,中央政治局在蘆花開會,討論對紅四方面軍放棄鄂豫皖、通南巴根據地問題的看法。

          毛澤東說,在鄂豫皖幾次沒有打退敵人,因為沒有準備,那時退出是正確的。但通南巴是打退了劉湘,在勝利后進攻中放棄的,是不對的。

          周恩來則認為撤出鄂豫皖不對,撤出通南巴是為了迎接中央紅軍,是正確的。

          張聞天說第四次反“圍剿”鄂豫皖開始有“左”的傾向,后來又保守;通南巴打了勝仗還是放棄,反映出對根據地的重要性了解不夠;撤出通南巴后又缺乏明確的戰略方針;對西北聯邦也未弄清怎樣才算“聯邦”。

          最后博古作結論說:同意總的估計,國燾執行了四次“圍剿”后黨的路線。

          從會議記錄中可以看出,當時黨內民主討論的氣氛是濃的,不同意見在會議上可自由發表;會議總目的是團結張國燾。毛澤東說:從鄂豫皖到現在,國燾領導是沒有問題的,路線是正確的,其他個別問題不正確。充分肯定了四方面軍的功績。

          但會議的視野過于偏向了過去。說中央紅軍放棄中央蘇區正確、四方面軍放棄鄂豫皖蘇區或放棄通南巴就不正確,澄清這些復雜的問題還需要時日。從今天來看,當時中共中央很多領導人對這些問題的認識也并不是很清楚。毛澤東在遵義會議的成功之處,就在于先解決燃眉之急的軍事問題,不急于對歷史作總的清算。蘆花政治局會議過于拘泥于這些問題,過于單方面用一些理論和原則去關照對方,容易傷害四方面軍同志的感情。

          兩支主力紅軍都失去了自己原來的根據地,被蔣介石壓向川西北一隅,也都失去了與外界的聯系。當大家都不知曉外界變化、集中于評判過去誰是誰非的時候,某些原本不必要的紛爭就變得非常必要起來。

          張國燾鉆了這個空子。否則僅僅一個張國燾,縱有再大野心而無人響應,能給中共中央造成后來那樣大的危機嗎?

          暴風雨到來之前是平靜的。表面看起來,北上的問題好像解決了。

          7月21日,中革軍委決定四方面軍總指揮部兼紅軍前敵總指揮部,徐向前兼任總指揮,陳昌浩兼任政治委員,葉劍英任參謀長。中央紅軍第一、三、五、九軍團番號依次改為第一、第三、第五、第三十二軍。四方面軍番號不變,仍是第四、第九、第三十、第三十一軍。

          同日,中革軍委下達《松潘戰役第二步計劃》,將紅軍混編為五個縱隊北上。第一縱隊司令員林彪,政委聶榮臻,率第一軍兩個師及第三十軍兩個師共12個團;第二縱隊司令員兼政委王樹聲,率第三十一軍一部、第四軍一部、第九軍一部共8個團;第三縱隊司令員彭德懷,政委楊尚昆,率第三軍和第三十軍一部、第四軍一部共9個團;第四縱隊司令員倪志亮。政委周純全,率第五軍、第三十二軍、第九軍一部共9個團;第五縱隊司令員兼政委詹才芳,率第三十三軍及第三十一軍一部,共6個團。另以第四軍4個團編為右支隊,許世友為司令員,王建安為政委。

          大軍剛到毛兒蓋,張國燾就拿出了他對政治局蘆花會議的不滿。

          他召集緊急干部會議。宣布中央執行的是機會主義路線。要求將四方面軍的十幾個干部分別批準為中央委員、政治局委員及書記處書記;同時指責遵義會議是調和主義,要求博古退出書記處與政治局,周恩來退出軍委工作,不達目的不進兵。

          矛盾空前尖銳化,張國燾想攤牌了。

          為應付這一局面,8月4日至6日,中央政治局在毛兒蓋以南40里的沙窩召開會議。毛澤東再次決定退讓。通過了徐向前、陳昌浩、周純全為中央委員,其中陳昌浩、周純全二人為政治局委員。何畏、李先念、傅鐘為候補中央委員,陳昌浩為紅軍總政治部主任,周純全為總政治部副主任。

          張國燾還是不滿意,說:“在堅決提拔工農干部上還可以多提幾個人嘛!”毛澤東說:“四方面軍中有很多好的干部,我們現在提出這六位同志,是很慎重的。照黨章規定,本來政治局不能決定中委,現在是在特殊情況下才這樣做的。”

          周恩來在會上發言:現在我們最高的原則是作戰勝利,只有這樣才能得到一致,所以我們要將問題盡量提到最高原則上來解決。

          周恩來講這番話的時候,清楚地知道因為蘆花政治局會議上他講四方面軍退出鄂豫皖蘇區不對,張國燾的主要矛頭便對準了他。一定要他退出軍委工作。

          精神壓力是巨大的。沙窩會議后中央決定恢復一方面軍番號,周恩來任一方面軍司令員兼政治委員,中央紅軍改稱為紅一方面軍。

          但周恩來剛剛執掌一方面軍大印,就病倒了。

          由于時間的耽擱,胡宗南部主力已集結松潘,堡壘封鎖基本完成。中共中央被迫放棄松潘戰役計劃,決定改經草地北上。據此,紅軍總部制訂了《夏洮戰役計劃》:以集中在卓克基地區的紅四方面軍第九、第三十一、第三十三軍,和紅一方面軍第五、第三十二軍編為左路軍,由朱德、張國燾率領,北出阿壩,爭取先機進占夏河洮河流域;以集中在毛兒蓋地區的紅一方面軍第一、第三軍和紅四方面軍第四、第三十軍編為右路軍,由徐向前、陳昌浩率領,北出班佑、阿西。中共中央隨右路軍行動。

        (未完待續)

          金一南,國防大學戰略研究所所長,少將軍銜,博士生導師。中共“十七大”代表,第十一屆全國政協委員。全國模范教師,全軍英模代表大會代表。全軍首屆“杰出專業技術人才”獲獎者,連續三屆國防大學“杰出教授”。主要研究方向:國家安全戰略,國際沖突與危機處理。曾赴美國國防大學和英國皇家軍事科學院學習,并代表國防大學赴美軍院校講學。兼任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北京大學等多所院校兼職教授,中央人民廣播電臺《一南軍事論壇》主持人,《中國軍事科學》特邀編委。2008年被評為“改革開放30年軍營新聞人物”,2009年被評為“新中國成立后為國防和軍隊建設作出重大貢獻、具有重大影響的先進模范人物”。

        一南金文

        [編輯 雅賢]

        【本網聲明】


        網站首頁
        欧美精品videossex,香港三香港日本三级在线理论,欧美肥胖老妇做爰视频,放荡的美妇欧美在线播放 网站地图